400-888-8888
工作时间:9:00-18:00

多地监管不力致生态环境问题多发被通报

来源:[db:来源]日期:2024-03-10 浏览:19

违规上马化工项目 放任无证非法取水,擅自开发无居民海岛

多地监管不力致生态环境问题多发,被通报

核心阅读

被督察发现的生态环境违法违规行为虽然表现各异,但背后都普遍存在监管缺失或监管不严等类似问题。截至12月31日,第三轮**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中已有党政领导干部234人被约谈,180人被问责。

□ 本报记者 张维

2023年岁末,第三轮**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再次曝出5个典型案例。至此,已有25个典型案例在此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中出现。整体来看,这25个典型案例几乎都伴随着监管问题。

以*近公布的5个典型案例为例,虽然被督察发现的生态环境违法违规行为表现各异,包括无居民海岛违规开发利用、地下水超采、建筑垃圾管理粗放、违规上马化工项目、矿山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不彻底等问题,但通报中无一例外地强调了“监管”(或“监督”)的重要性。这些问题背后或是由于“监督执法不力”,或是“监管责任普遍不落实”,或是“监管不严”,或是“执法监管缺失”,或是“监管存在‘宽松软’问题”。

根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协调局公布的消息,截至12月31日,此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中已有党政领导干部623人被约谈,289人被问责。

监管缺失凸显严重污染问题

“高水平生态环境保护不仅不会阻碍经济发展,而且会为经济发展增添新动能,推动高质量发展。”在2023年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首场“部长通道”采访活动上,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如是表示。

如何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问题,是一道摆在各地面前的必答题。有的地方“做题”做得并不好,甘肃省兰州新区就在此轮督察中被指“对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认识不深刻,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树得不牢,法治意识淡薄”“违规上马化工项目,所辖化工园区污染治理和环境应急设施建设不到位,执法监管缺失”等。

经督察发现,自2020年以来,兰州新区未有效执行产能置换规定。化工园区已批准5个烧碱项目,其中包括备案产能20万吨/年的兰州何尉项目已经建成投产;甘肃富鹏项目和甘肃耀望项目分别为10万吨/年和30万吨/年的产能正在建设中;兰州宏牛项目和滨兰新材料项目分别为30万吨/年和60万吨/年的备案已经完成。总产能达到150万吨/年。

兰州新区的水污染问题严重,水环境风险突出,是该地区生态环境的又一个重要问题。督察发现,专精特新化工科技产业园A、C区内的企业产生了**类污染物及其他有毒有害污染物,但这些企业都没有按要求建设废水处理设施,也未进行分类收集和分质处理。自2023年以来,有30多家企业将未经过预处理的高浓度有机废水运至园区污水处理厂,其中个别企业的废水化学需氧量浓度高达17.9万毫克/升,远超过园区6500毫克/升的纳管标准。

化工园区的废水*终通过污水处理厂排入水阜河,再经过蔡家河汇入黄河。根据在线监测数据显示,2023年8月至11月期间,水阜河的总磷、化学需氧量、氨氮等多种常规污染物均呈现超标情况,其中总磷的日均值超标达32天,*高超标10.6倍;而2023年5月至9月期间,二氯甲烷、三氯甲烷、四氯乙烯等物质也出现了超标情况。

大气污染物也存在超标排放的问题。督察发现,兰州新区在线监控平台收到了化工园区78家企业的数据,截至2023年10月,其中74家仍未与省监控平台联网,无法上传至国家监控平台。2023年1至11月,兰州新区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测数据显示,化工园区43家重点企业的大气污染物超标排放,占废气监控企业总数的56%。

无居民海岛因围填海灭失

在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对无居民海岛的违规开发同样少不了一味地看重经济发展,而忽略生态环境保护的问题,其根源同样在于监管不力。

根据海岛保护法规定,未经批准利用的无居民海岛,应当维持现状;禁止采石、挖海砂、采伐林木以及进行生产、建设、旅游等活动。督察发现,平潭综合实验区无居民海岛违规开发利用问题多发。

具体来讲,平潭综合实验区在未取得海岛使用权证的情况下,于2015年对大屿岛实施开发,陆续建设基地用房及配套设施等建筑物,并配套建设1000吨级码头、环岛栈道、观景台等设施。

早在2015年,平潭白青丰田相关项目将无居民海岛红柴瓮礁、南澳仔岛相连,海堤连岛改变了无居民海岛的自然属性。2023年12月17日,督察组现场督察使用无人机拍摄,就发现了南澳仔岛存在填海连岛行为。

督察还发现,平潭综合实验区大沙屿在2018年违法平整了10余亩的场地,地方有关部门的跟踪监管不到位。而在2020年7月,该岛又发生违法采石问题,导致岛屿生态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需要注意的是,一些围填海行为严重改变了无居民海岛的形态,甚至导致了无居民海岛的灭失。例如,平潭综合实验区中楼乡芦南村等陆续在无居民海岛大结屿周边实施围填海,填海面积达到了3.38公顷。大结屿已经被围填海项目合围,自然岸线已经完全消失。岛体还被违法占用,修建了道路、房屋等设施,面积达到了10636平方米。大结屿的形态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自然生境也已经丧失。而大结屿北部的围填海区域还存在着露天船舶维修作业点,塑料泡沫等固体废弃物随意丢弃,严重污染了环境。对此,督察发现平潭综合实验区的本连屿、茶仔头岛等5个无居民海岛已经因为围填海而灭失。

平潭综合实验区违规组织无居民海岛旅游的现象也时有发生,对海岛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举例来说,2018年,平潭综合实验区东甲岛违规建设了房屋和相关旅游配套设施,并开始开展旅游活动。

督察组指出:“平潭综合实验区对无居民海岛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认识不到位,相关部门监督执法不力,违规开发利用问题突出,海岛生态系统面临严重威胁。”

监管责任不落实整改流于形式

在河南省周口市部分地区地下水超采问题突出这一典型案例中,有着“监管责任普遍不落实”的问题。

周口市地下水超采问题,在第二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中就已经被发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河南省提出了整改方案,计划在2022年底之前建成南水北调扩建工程,用南水来替代沈丘县、西华县、项城市和市城区的地下水源。督察发现沈丘县的南水北调扩建工程至今仍未完成。

为了解决地下水超采问题,河南省水利部门在2021年11月暂停了周口市全域范围的新增取水许可。督察发现,淮阳区封停自备井工作领导小组在2022年6月以“集体决策”的名义要求淮阳区水利局为河南淮陈酒业公司的一眼井申请违规取水许可证,该井深度为300米,属于深层承压地下水。

沈丘县的周口金丝猴食品公司早在2011年就具备了使用市政供水管网的条件,但该公司一直未使用自来水,长期违规取用深层承压地下水来生产。督察发现,“当地有关部门的监管形同虚设”。鹿邑县有14家企事业单位涉嫌非法取水,共涉及29口地下水井,这些井都没有取水许可证。

在海南省海口市,经督察发现,该市在建筑垃圾污染环境防治方面存在问题。规划缺失,监管不严,整改工作流于形式,导致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问题频发。例如,建筑垃圾的收集、贮存和转运体系建设滞后。海口市及各区都没有出台建筑垃圾污染环境防治工作规划,建筑垃圾治理体系建设也滞后。整个市区只依靠临时收纳点来进行建筑垃圾的收集、贮存和转运,导致建筑垃圾被偷倒的现象普遍存在。从2023年1月到11月,偷倒和乱堆建筑垃圾的问题达到了1275起。

在青海省,经督察发现,海北州一些地方在矿山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中,历史遗留采坑、渣山治理不到位,部门监管存在“宽松软”问题,治理修复问题突出。比如,柴达尔矿、柴达尔先锋矿于2020年8月再次被纳入青海省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范围,但是刚察县在2021年4月上报青海省自然资源厅备案的治理方案仅涉及部分渣山治理,对8个露天采坑避而不谈。2021年7月,青海省开展生态环境综合整治验收工作,验收工作规则明确提出,验收条件为项目已全部竣工、完成全部整治内容。柴达尔矿和柴达尔先锋矿、祁连纤维材料有限公司沙龙滩石棉加工区在整治任务未完成、整治目标未达到的情况下,顺利通过了自查、县级初验、州级验收、交叉检查组检查评估、省级考核验收、专家组总体验收和第三方评估等7道关口,并于2022年12月通过销号,层层把关却层层失守。